国产芯片失落的十年
2019-07-21

  ).attr(src,u).hide().appendTo(document.body);t=n.Deferred();var f=setTimeout(function(){t.reject()},r);e.getQuickLoginUserLength=function(e){t.resolve(e)},t.always(function(){t=null,clearTimeout(f),a.remove()})}t.then(function(t){i(n.extend({},e.ERROR.SUCCESS,{status:t.us0?1:2,userLength:t.us}))},function(){i(n.extend({},e.ERROR.TIME_OUT))})}}(QHPass),function(e){use strict;e.signOut=function(t,n){void 0===n&&(n=t,t=!0),e.sync.signOut(t).done(function(){e.events.trigger(success.signOut),e.utils.parseCallback(n)()})}}(QHPass),function(e){use strict;var t=e.$,n=

  点击“提交”后,我们会向您的邮箱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请按照邮件中的提示完成操作。

  卫星通信与地面通信的5G、光纤为不同的通信方式。目前国际组织正在制定卫星通信与5G的接入标准,未来6G通信网络将在5G基础上进一步融合卫星通信。

  上机数控(603185):次新股,上市第二天开板,三机构超1000万出逃。

  早年的3G时代,展讯站队了中国自主研发的TD-SCDMA,虽然展讯做出了不少的努力,也在TD领域贡献了很多的技术,但是因为TD-SCDMA的发展远低于预期,也造成展讯等厂商的亏损。

  上个月,我国正式开启了新一轮以降低税率为核心的增值税减税改革。作为营改增试点最先的探路者,7年来,上海的增值税改革一直在路上,那到底减了谁的税呢?

  2012年1月1日营改增在上海起步,率先在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中试点。进项税额抵扣,在当时对不少人来说很陌生,企业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应用。春秋航空在2012年到2019年间,飞机购买量的这组数字就可以看出企业从被动适应到主动适应改革的转变。这些年几乎每年企业购进飞机的数量都在增加,相对应的,每年增值税的减税额也在增加,2013到2018年期间累计减税额约10.5亿元。

  《中国税务》投稿邮箱:.cn《税务研究》投稿邮箱:.cn《国际税收》投稿邮箱:.cn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广安路9号国投财富广场1号楼10层 邮政编码:100055

  MSCI于北京时间5月14日凌晨公布半年度指数成分股调整结果,MSCI中国指数将增加26只A股,其中18只是创业板股票。此外,将指数里的中国大盘A股纳入因子从5%提高至10%。

  2018年亚太卫星营收在中国卫通占比为38.86%,总资产在中国卫通占比为36.53%。境内外业务的分工上,境内主要由中国卫通母公司负责,亚太卫星在境内收入占比仅10%左右;境外业务则以亚太卫星为主,亚太卫星在境外收入占比超83%

  5G将带来方方面面的变革,有些可能对卫星行业来说很棘手(即频谱争夺战)。但从应用的角度来看,5G对卫星行业来说是个好消息。它不仅可以通过更简单的集成来改进传统应用程序,而且还有可能打开多流媒体组播、物联网或联网汽车等新市场。5G将是一个真正变革的一代。它不仅提出了更高的性能,而且是一个全新的架构,将所有连接解决方案整合在一起。卫星通信不能仅把5G视为“更快的网络”,而应充分认识到,5G是使自己成为主流电信生态系统一部分的最佳机会。

  重磅!科创板“超募”、“抽血”?证监会上交所高层深夜回应市场关切 看十大要点

  目前在我国仅有中国卫通、中国电信、中信数字媒体网络三家取得了卫星转发器出租、出售的经营资质(二类基础电信许可),但另外两家没有通信广播卫星空间段资源。位于香港的亚洲卫星截止2018年底运营有6颗卫星,通过中信网络进入国内的广电市场,但市占率很低。

  纳米卫星集成商纳米电子航空设备英国有限公司(NanoAvionics)和英国卫星通信提供商拉库纳太空公司(Lacuna Space),在哈维尔太空产业园签署了第二个合同,内容是将拉库纳太空公司的LoRa-based空间网关集成到纳米电子航空设备的M6P 纳米卫星平台上。这颗卫星将在2019年第四季度通过极地卫星运载火箭(PSLV)发射。

  2019年是5G的商用元年,5G的战略目标是将“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扩展至“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的全空间连接(All-Online Everywhere),从而开启“万物互联”的新时代,全方位的移动宽带覆盖是5G时代的首要任务之一。

  不仅是数量上爆发,同一时期,芯片产业也迎来一批并购潮。紫光在2013年7月至2015年6月,完成展讯通信、锐迪科微电子两起并购,并收购了惠普旗下新华三集团的51%股权;同时,长电科技、国有企业建广资产管理公司也陆续发起了芯片相关收并购。

  不过芯片产业的快速增长,逐渐形成“偏科”现象。“很多资源都扎堆到一起了,”林滨感慨,“市场比较大、投入产出比高的领域,企业非常多,相反,一些冷门领域还是空白。”

  从完整产业链看,芯片从上游到下游,包括设备、原材料、研发设计、制造、封装测试五个环节。其中研发设计最“轻资产”,海外高通、联发科、博通,国内海思、展讯等企业,均为“无晶圆设计企业,” 即只负责设计环节,制造、封测则交由其他企业。2016年以来,翻倍增长的芯片企业,也多属于设计领域。

  然而,自中芯国际与台积电纠纷之后,在芯片制造上,中国企业却迟迟难以推进。“建立一条先进制程的芯片产线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一位芯片销售人员分析称,“维持产线运营,又要保证充足订单、又要领先制程、还需要大量研发经费,很多厂商根本都玩不起。”

  在当时的芯片热潮下,各地纷纷投入建设芯片工厂,可惜时隔不久,包括成都格芯、福建晋华等项目,却陆续传出“暂停”消息。2年之后,格芯宣布项目停摆。

  如今,中芯国际仍然是中国市场上规模最大、制程最先进的芯片制造厂商,不过,如果以中芯近期传出将于2019年下半年量产14nm工艺制程的消息看,这仍比台积电正在试产5nm制程的水平落后2代。

  换句话说,目前在智能手机中最常见的高通骁龙855、华为海思980两枚芯片所需的7nm制程,中芯国际尚无法生产。

  以被称为“集成电路最关键领域”的光刻机为例,早在20年前,即不断传出中国自主研发光刻机的各类消息,但迄今为止,仍未能生产出拥有先进制程的光刻机。“这是最容易被‘卡脖子’的环节之一,”林滨这样分析,“没有制造设备,芯片制造就无从谈起。”

  对于光刻机的渴望,甚至引起过一起动静颇大的“乌龙事件”。在2018年12月,一篇《国产超分辨光刻设备通过验收,可加工22纳米芯片》文章引爆整个市场,在这篇文章中,这台机器最高可用于10nm制程,与顶尖水平仅差1、2代,一时间,不少媒体纷纷以“中国光刻机终于出现”、“芯片最关键领域终于突破”等主题撰稿报道。

  可惜的是,第二天该消息即被澄清:这台由中科院研制的光刻机并非用于制造芯片,仅适用于其他领域。如今,上海微电子装备研制生产的光刻机,是中国本土市场制程最先进的一款机器,该光刻机能够量产的最高水平为90nm。

  尽管存仍在着种种问题,在孙超、林滨等人眼中,当下,就是国产芯片“最好的时代”。

  “我就说芯片现在是火了,”坐在中国芯片产业聚集地上海张江的一家咖啡馆内,林滨笑道,“放在以前,很少有媒体来关注我们这个行业,”他称,最近一两年,接到的猎头电话都多了许多,“芯片人才更值钱了。”

  芯片产业的利好消息蜂拥而至,近两年来,北京、浙江、河南、广东、上海、深圳等地,均已出台促进集成电路发展的实施意见及规划。其中浙江省明确提出,到2020年,全省集成电路及相关产业业务将突破1000亿元。

  自2017年来,对于芯片产业的减税政策每年颁布一次。最近一次是在今年5月22日,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了最新关于集成电路设计和软件产业企业所得税政策公告,其中写道:符合条件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和软件企业,自2018年12月31日前自获利年度起计算优惠期,第一年至第二年免征企业所得税,第三年至第五年按25%的法定税率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享受至期满为止。

  除了外部环境的利好,根据多位芯片从业者的介绍,对于芯片这一科技产品本身,也正在迎来一轮新的生命周期。

  “在PC时代,英特尔占据了处理器芯片的主流位置;智能手机时代,高通成为主力,”林滨分析说,“每一个时代开始时,也是芯片公司重新洗牌的时候,现在行业正在迎来AI芯片时代,在这个产品上,还没有哪个公司占有绝对优势。”

  国产芯片发展的“偏科”,虽然造成了产业链多环节缺口,但另一方面,也使国产芯片在设计领域进步迅速。多为从业者认为,目前在手机Soc芯片上,华为海思已经与高通旗鼓相当;而在最新的AI芯片领域,海思、寒武纪等企业,也均具有高竞争力的设计水平。

  “英伟达在AI芯片上有先发优势,但还没有形成绝对的护城河,现在是个交替时期,对于国产芯片,这是个机会。”林滨说。

  AI芯片已经形成了新的风口,仅仅在2017年一年,就有包括云知声、寒武纪、地平线等数十家初创公司宣布进入AI芯片领域。有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AI芯片规模为23.88亿元,到2020年则会增长至146.16亿元。“很多钱涌进来,的确会出现一些骗局,”林滨耸耸肩,“不过,这其中的确有些水平很不错的企业。”

  在调研机构Compass Intellingence给出的全球AI芯片公司排行榜上,中国公司占据了24个企业中的7个席位,其中华为位列12,居中国厂商之首。

  设计领域之外,在那些缺口较为明显的制造、设备等领域,以蓝宝王的看法,虽然目前有可能会出现被“卡脖子”的状态,但也并非毫无希望,“一旦真的出现极端状况,如果有大企业、大力量来做这个事情,也是有实力做的出来的。”

  在关于“你认为国产芯片能否有机会达到一流水平”的这个问题上,每位工程师的回答都是“可以的”;在他们给出的年限中,最短的认为是3年,最长则是10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